塔罗牌里的蛇符号简说

2020-11-27 09:31

蛇的意象在塔罗牌里是十分常见,比如魔术师圣杯2等。其实在人类的原型概念里,中西方文明对蛇的意义有着殊途同归的阐释和使用,心奥义塔罗今天带大家来看看。

u=2629549677,1350987780&fm=26&gp=0.jpg

衔尾蛇(Ouroboros),是一个自古代流传至今的符号,大致形象为一条蛇(或龙)正在吞食自己的尾巴,结果形成出一个圆环(有时亦会展示成扭纹形,即阿拉伯数字“8”的形状),其名字涵义为“自我吞食者”(Self-devourer)。


这个符号一直都有很多不同的象征意义,而当中最为人接受的是“无限大”、“循环”等意义。在魔术师圣杯2图像里看到过这样的意象。另外,衔尾蛇亦是宗教及神话中的常见符号,在炼金术中更是重要的徽记。近代,有些心理学家(如卡尔·荣格)认为,衔尾蛇其实反映了人类心理的原型。

衔尾蛇有的时候会被描绘成一半光一半暗,就像阴阳的图案一样,象征所有事物的两极观念;更重要的是,这两股对立的力量,虽然两不相容,但同时亦并非处于对抗的立场。

在炼金术所诠释的圆型结构宇宙观中,衔尾蛇象征至高无上的作品,既相融合又包藏对立,是一个既清晰而又模糊的“完美”概念。衔尾蛇亦经常与诺斯底主义与汉密斯神智学有所连系。

双蛇,双蛇之杖和神使赫密斯,双蛇双翼之杖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的神使赫密斯的马克里之魔杖。

希腊神话之中神的信使赫密斯(Hermes) 是希腊众神的信使,头戴著插有羽翼的帽子,脚上穿著插有羽翼的鞋子,有一次赫密斯为了分开两条反目的蛇,让它们绕住树枝缠绕,也就形成了蛇杖(Caduceus),它具有催眠的作用。墨丘利(Mercury)则相当于希腊神话的神使赫密斯,1480年波提切利的**画作「春」最左边的维纳斯使者墨丘利,用有蛇缠绕的魔杖抵挡云层,使维纳斯的花园始终保有永恒之春。Mercury这个字,也是九大行星中的水星以及化学元素的水银。

单蛇之杖和医神亚希彼斯

单蛇之杖则为罗马神话中之医神亚希彼斯之主要表征,传统上的看法均认为单蛇之杖才是正统的医学标帜。

亚希彼斯(Asclepius;拉丁语aesculapius)是罗马神话的医疗之神,他的形象是拿著一支灵蛇缠绕的木棒。 因为蛇每年都蜕皮,向来被认为是恢复和更新的过程。木棒代表著人体的脊椎骨,亦是中脉所在位置,代表著灵量沿著中脉升起时,作双螺旋状向上推进的活动。巧的是,灵量活动的这种双螺旋(double helix)形态,与人体遗传基因的 DNA分子结构形态极为相似。

在古代,特别是设在医疗温泉的医院都把蛇尊为圣物,据说古罗马遭受瘟疫肆虐的时候,人们把化身为巨蛇的亚希彼斯请来,瘟疫立刻就消失了。

不管是单蛇杖也好或双蛇杖也好,两者皆隐含了「性」的含义,表示疗疾养伤之根本来自于创造生命的神奇力量,梵文中的昆达里尼(Kundalini),中文译作「灵量」可以与之对应。总之,蛇杖象征神奇的医术和中立的医德。

再来看看我们中国关于蛇的图腾和一些符号

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与蛇相关的如《鲁灵光殿赋》云“伏羲鳞生,女娲蛇躯”。《帝系谱》载“伏羲人头蛇身”。《列子》载“庖牺氏、女娲氏、神龙(农)氏、夏后氏,蛇身人面,牛首虎鼻。”《山海经》中“共工氏蛇身朱发”等说法,都与蛇图腾崇拜有关。

1614049215672.gif

在我国古代的一些浮雕作品中,女娲和伏羲也是人首蛇身。根据考古材料,母系氏族社会晚期的大汶口文化中和江南地区印纹陶上就有蛇纹。说明蛇崇拜产生的历史非常悠久。在我国家喻户晓的女娲与伏羲的神话故事,先秦文献记载中,女娲与伏羲没有关系。汉代文献中,开始有了君臣或兄妹的说法,汉代山东嘉祥武氏祠石刻画像,彰示出其奥秘。

这幅画里女娲和伏羲,腰身以上是人形,腰以下是蛇躯,两条尾紧紧地缠绕在一起,而上方两个小人儿,亦是上身人形,下身蛇躯。相传宇宙还没有人类时,伏羲带女娲兄妹俩进了昆仑山,念咒说:“上天要让我兄妹二人成夫妻,就让烟雾合拢;若不让,就让烟雾散去。”果然烟雾笼罩了下来,女娲用草编了一把扇子遮住脸与伏羲成亲。在西南苗瑶等少数民族的传说中,女娲和伏羲婚后生了个大肉球,球破后变成许多人。还有女娲抟土造人的故事。这些都是彰示母系氏族社会的伟大。

汉族把蛇列为“五显神”、“五大家”之中,即:狐狸、蛇、刺猬、鼠、黄鼠狼。在萨满请神(汉族称跳大神)中的“蟒神”,即是蛇的代表。可见蛇是多民族的“蛇图腾崇拜”。

在十二生肖中,蛇(巳)占第六位,人们习惯称其“小龙”。蛇与龙在图腾中是有着密切的关联,一是龙是蛇的化身,蛇有了马头、鹿角、鱼鳞、鹰爪、狮尾而成龙;一是蛇图腾早于龙图腾。中国神袛造型,经历了人兽同体和神人同形的过程。蛇图腾崇拜即是人兽同体的神袛,彰示母系氏族社会繁衍生息的伟大力量,也彰示华夏民族是一个悍勇的民族。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